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提高开放质量才是反垄断调查最深层意义

2020.03.10 来源: 浏览:0次
提高开放质量才是反垄断调查最深层意义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汽车业最令人瞩目的事件,莫过于国家发改委对跨国公司的“反垄断调查“。实话实说,一开始我们对这件事情的理解,还是就事论事,认为只是一次保护消费者利益的“维权行动“,是一件纯“技术性“事件,一阵风吹过也就完事了,其影响力不会超过每年央视的“3.15晚会“。但是,现在随着“调查“向深度和广度发展,我们认为,应当从“提高开放质量“的高度认识这场反垄断调查的深层意义。

  今年4月10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与中国汽车维修协会首先“发难“,公布了18种常见车型整车与配件的“零整比“,奥迪、奔驰、宝马、大众、丰田和比亚迪等企业均超过300%,最高竟达1273%,这意味更换所有零配件的费用可购买12辆新车!“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消费者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在遭受外资品牌的野蛮“掠夺“,经济损失惨重。

  继之,国家发改委又“约谈“了一批汽车跨国公司品牌高层,包括奔驰、捷豹路虎、奥迪和克莱斯勒等。同时,湖北省物价局和上海市发改委分别对奥迪和克莱斯勒实施调查。进一步的高潮是,8月4日执法人员对奔驰上海办公室的突击检查,国家发改委更手出重拳,对日本12家零部件企业开出高达12亿多元的罚单。反垄断调查可谓高潮迭起,一浪盖过一浪,大大出乎人们最初对反垄断调查的预期。

  中国汽车市场上出现的价格垄断,确实损害了消费者利益,为了表示配合调查,一些豪车企业争相发布零部件降价公告,以表示对中国消费者的“善意“。虽然不能说它们这些举动全是假惺惺,但至少说明它们过去的行为是明知故犯。

  为何跨国公司在自己国家不搞垄断经营,到了中国,则“移至江北便为栀“?说到底,是因为中国市场经济体系不完善,暴露了我们对外开放的政策软肋:政府监管职能长期缺失,市场竞争不透明,不公平。

  我们实行对外开放最重要的一个收获,就是引入了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的核心是公平竞争。到现在这个阶段,该是我们进行政策补课,提高对外开放质量,严格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的时候了,这是反垄断调查深层意义之所在。

  在“开放“的最初阶段,我们主要是向西方学习,学习则是模仿、拷贝,照猫画虎,因此消化不良。那时我们对“开放“的理解,就是“招商引资“,把国外资本,设备和技术引进来,就算成功,就是有本事。对外资企业和合资企业实行所得税“两免三减半“,免税进口设备等优惠政策。在合资企业中我们只有很少的话语权,一切都是外国人说了算,所谓“市场换技术“的设想,成了一纸空文。

  回顾国门刚刚打开时,我们两眼一片茫然,像小说《陈焕生进城》的主人公一样,沙发、席梦思床这些现代基本生活用品,统统没见过,感觉一切都很新鲜,认为国外的都是好东西。所谓“乡人不识货,只捡大的摸“,人家用“大石头“换取我们的“小珍珠“,就乐得屁颠屁颠,还帮着人家数钱。这在国内也造成“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的畸形消费观,自主品牌产品与外资品牌不能同质同价,使自主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

  毫无疑问,这种方式的开放,不仅使国内消费者利益得不到保障,更严重是,阻碍了我们“汽车强国梦“的实现,这样的“开放“自然是不可持续的。

  通过3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知道了世界是怎么回事儿,也懂得了市场经济是怎么回事儿。现在我们讲“开放“,是和世界经济融通,和世界经济成为一体,是建立完整的市场经济体系,按照市场规律运作,在中国自己这片土地上,保证中国自主企业能与外资企业处于公平竞争地位。

  反垄断调查是提高开放质量这个大课题的一部分,现在刚刚开始破题,后边要做的功课还很多,尤其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的职责是什么?是裁判员,是吹哨子,而不是一味招商引资,到国外考察,陪外商看项目,为外商跑批文,帮外商做生意,淡化以致放弃监管职能。记得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报刊上还常常提说“政府要充当‘守夜人’的角色“,而现在,这种声音在媒体上是少之又少。

  中国要实现经济可持续发展,当然要坚定不移地走改革开放的道路,但是必须提高开放的质量,因此不能把反垄断简单的理解为只是保护消费者利益的维权行动,而是完善市场经济,提高开放质量的的重要举措。从这种意义上讲,这次发改委 “反垄断调查“的意义,是扮演了政府监管角色,行使政府监管职能的实践,我们要为之点“赞“。

宁波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希爱力治疗术后阳痿怎么样
什么食物可治疗便秘
Tags:
友情链接
南京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