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芯片

代表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第四十三章冥界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四十三章 冥界

第四十三章冥界

“真是麻烦你了xiǎo青。”鸣人看看身旁的中年男子,紫色双瞳转动,看起来很是神奇。

鸣人面上有些尴尬:“这老是有事情麻烦你……”

xiǎo青看看鸣人的窘态,笑了。

“我不是你的式神么?这些事情是应该做的。”xiǎo青説道。

“虽然是这样,但……”

“鸣人,你应该这么想。”xiǎo青打断了鸣人的话语,正色道,“如果有一天本来就跟公公婆婆关系不好的媳妇你的精神力达到了新的高度,对我的实力提升也是有好处的。”

鸣人做着思索的表情,xiǎo青的意思他明白。只是以自己目前的状态,等到xiǎo青説的那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死亡沙漠里很危险,尤其是那个死亡之海的区域,最好不要贸然进入。”xiǎo青告诫鸣人。

鸣人郑重地diǎn了diǎn头,看着xiǎo青消失在五芒星阵当中,彼此都没有説更但实际上真实数量并没有这么多。根据AV-Test的数据多的东西。

“蟾鬼?”浓重的夜色中,鸣人轻轻呼唤。

黑色雾状气体显现,上面有惨绿色光diǎn闪烁,人性化的眸子盯着鸣人。

“死亡沙漠怎么样?”鸣人有些好奇蟾鬼的答案。

“很诡异,但那不像是死亡的力量。”蟾鬼认真地説到。

“是这样。”鸣人若有所思地diǎndiǎn头,“那么,当中的死物对你的恢复有帮助么?”

蟾鬼的回答出乎了鸣人的意料:“我感觉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但今天深入死亡沙漠那么深的距离,却丝毫没有发现。所以我一时间也不确定了。”

“蟾鬼,我想跟你説一件事情。”鸣人忽然转化了话题,“我不瞒你。我在花开院的传承异空间中见到过猫又。冥界死神的冥宠!”

鸣人的声音在这一刻,变得异常冷峻。

“目测人界如今的二尾猫又,只是它的一道分身!我想知道一些关于它的信息。”鸣人目光灼灼地看着蟾鬼。

“幽冥之境,冥河地域。”蟾鬼刚刚突出八个字眼,鸣人就已经睁大了眼睛。

“什么意思?我听猫又也説过这个八个字!”

蟾鬼音调不变,依旧缓缓説道:“冥界分‘三境一门’,三境分别是暗、黑、幽,三境拱卫一门。大门的背后,便是死神居住的地方。那里是有冥界中实力和地位仅次于死神的地狱三头犬守护的地方。”

地狱三头犬……

鸣人细细呢喃一声,不禁将其和花开院的传承异空间联系到一起,想到很多。

蟾鬼继续説到:“即使猫又是死神的冥宠,也轻易不敢和地狱三头犬叫板。而话説回来,三境的地域遍布有冥界的诸多强大家族,我所在的幽蟾一族,正是幽冥之境驻守的强族。有一条河流流经幽冥之境,正是冥河。所以,我的家族也可以称呼是冥河地域的守护者。这就是这八个字的来源。”

鸣人diǎndiǎn头,随着蟾鬼的述説,他的脑海里慢慢形成一张关于冥界地形分布的地图。

“猫又在冥界中也不是很招待见!它的名声不好,除了作为死神的冥宠还有diǎn威慑力之外,根本无一是处!你听到猫又跟你説这八个字,或许当时它又在冥河旁戏弄那些冥河中的冤魂。”蟾鬼想了想,无奈只想到这些。

鸣人有些不甘,提醒到:“你身上的这抹惨绿色光diǎn,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我脱离花开院的传承异空间之时被猫又的死气侵扰,灵魂体上沾染一丝,却不知怎么回事出现在这个世界,然后显现在你的身上。”

蟾鬼diǎndiǎn头:“你説得对!这一diǎn我很清楚。人界没有这样纯粹的死灵之气!或许是我与猫又同为冥界生物的缘故,而且和你签订了式神的契约。所以显化。”

蟾鬼解释了一下,它明白鸣人到底想要了解的是什么,却只是摇摇头:“他的能力和死气挂钩,不过冥界拥有类似能力的强者不少,而且这种能力的分支很多,我不大清楚。”

鸣人只能摆摆手:“那算了。无所谓了。真正对上猫又还不知道那一天呢!既然你説死亡沙漠里有你需要的东西,我们就一定要找到!”

蟾鬼没有説话,看着鸣人握紧拳头的样子:“我还没有能力带你穿行人冥两界,所以抱歉……”

蟾鬼隐去了身形。屋子里重新变得安静。

鸣人坐在窗口,迎着银色的月辉,光芒洒在金发上,很唯美的画面。

“纲手大人。”静音看着纲手推开房门,一身酒气迎面扑来。

“纲手大人您终于回来了。”静音一脸惊喜地看着纲手,没有在意其他。

“您是不准备去见大蛇丸了吧。”静音询问着,语气却是肯定的语气。

纲手手中的xiǎo酒瓶被静音一把夺下,后者殷切地望着她。

纲手一皱眉:“我的事……不用你管!”

静音沉默了许久,才轻轻问道:“自来也大人也回来了吧?他去找……”

“您”字还没出口,就被不耐烦的纲手打断了:“你告诉自来也我的位置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説罢,晃晃悠悠地朝着门口走去。

静音转身堵在房门口,面上是坚定的神色:“无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允许纲手大人走出这间屋子的!”

纲手皱皱眉头:“你觉得你拦得住我?”

“即使不是纲手大人的对手,我也……唔……”静音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纲手击在自己腹部的一拳,面上泛起痛苦的神色,眼前一黑。

纲手把静音扛到床上,叹了口气,走出屋子。背影有些落寞……

“我这是……”手鞠醒来的时候眼中还存留有浓浓的迷茫之色。

“醒了?”勘九郎守护在一旁,睡过一觉,感觉好多了,“身体怎么样?”

手鞠慢慢坐起身来,摇了摇头:“使不上力气……”

转过头看向勘九郎:“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我明明记得沙漠……”

“是波风鸣人。”勘九郎认真地説道,“我们差一diǎn被全军覆没!”

“等等,全军覆没?还有波风鸣人?这是怎么回事?”手鞠一大堆问题瞬间奔出口,让勘九郎有些好笑。

“我看你这精神头不差啊!一个刚刚醒过来的人一问就是一大堆问题?”手鞠醒了过来,这让勘九郎心中吃了一颗定心丸,不由揶揄道。

“到底什么回事?快説!没时间跟你磨叽。”手鞠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你昏迷之后,我爱罗也被影响了。而且更严重!”勘九郎现在想来都有些害怕,只是对于我爱罗那种状态的下意识畏惧。

“然后波风鸣人赶到,救了我们。他説我们进去入的地方叫做‘死亡海’。”勘九郎回想着。



临沧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南通牛皮癣专科医院
宝宝肚子疼哭闹贴脐贴可以吗
Tags:
友情链接
南京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