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逆天伐世第五十二章融合觉醒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3次

逆天伐世 第五十二章 融合,觉醒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易柏块不断的喃喃着,疯狂的脸上渐渐露出不安的情绪。

只见一道道黑色斑纹不断从魑吻的剑刃之上向下游去,汇聚到俞子洲的心窝之中。饶是他一身蛮力在七殿殿主之中是技冠群雄,也一diǎn拔不动那一把插进俞子洲心窝的剑。

而当他看到俞子洲那睁开的双眼之时,一种强烈的恐惧感立刻让他一个闪身离开了原地,与七年前那个杀手的反应如出一辙。

在易柏块惊惧不定的眼光之中,俞子洲一手握住胸口的剑刃,伴随着一朵xiǎo巧的血花,魑吻就这样被他若无其事的拔了出来。

“好久不见了啊,魑吻。”俞子洲淡淡笑道,胸口的破塘突然开始元/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不过几息时间,便已彻底恢复。而且,看那肌肉上焕发着的淡淡黑泽,显然比原来更加强劲!

此外,魑吻也发生一些变化,可能是因为它刚刚不断的向宿主输送黑色真气,使得它的剑刃也被洗刷成了纯黑之色,隐隐流露出一丝霸道的气息。

七年之间,俞子洲有无数次机会彻底融合魑吻,但他却硬是忍了下来。若不是如今已经到了万不得已,他依旧不会踏出这最后一步。因为,这一步的代价,着实有些沉重……

易柏块极其不安的望着那死而复生的俞子洲,竟难得的露出了十分畏惧的神色。要知道,他虽然阴阳怪气,但却连东方从民族优先、民族重视、民族团结立场出发剑圣欧阳剑星他都敢正面挑战,足可见其绝对不是个怂人。

要説他唯一惧怕的人,恐怕就只有天衣的天子羌葵了。然而,此时的易柏块却只觉,这俞子洲比天子还要可怕!

“你现在的表情,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正当易柏块已经萌生退意之时,俞子洲却突然开口了,“七年之前,俞家庄之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他临死之前的表情,就跟你现在一模一样。”

俞子洲的话,令易柏块生生停下了跑路的想法,恶狠狠的説道:“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xiǎo方方的事!”

“他被我一剑劈成两半,所以我自然知道。”俞子洲幽幽説道,语气之间颇有一番故意调侃的味道。

易柏块杀了慕容夫妇,又直接害死了自己的母亲俞xiǎo凤,如果就这么一剑把他杀了,未免也太便宜他了。而折磨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折磨他最爱的人。哪怕,这个人已经死了。

果然,易柏块的情绪立刻就被调动了起来,全身颤抖着,笼罩在一片冰冷之中。

“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原来是你,当年那个被我放过的xiǎo杂种!”易柏块咬牙切齿的説道,一字一句都如同来自幽冥鬼谷,阴森无比。

“是我……”俞子洲嘴角微微扬起,“又怎么样?”

话音刚落,俞子洲只见易柏块瞬间便从原地消失,紧接着,一道紫黑之色的巨刃从天而降,如同传説之中天庭用以刑罚的断头斧刃,朝着俞子洲的头dǐng轰然落下!

这一斩,声势滔天。然而,俞子洲嘴角的笑容却更胜了。

魑吻悠然划起一个向上的弧度,便有一条黑龙顺剑势而生,不甘于伏首,逆苍穹而去!

这二式逆天,在魑吻的加持之下,竟要比争鸣之上对付丁哲的那一剑强上数倍!

只见黑龙一路咆哮,两只前爪悍然迎上斧刃,竟直接想以力搏力。而那斧刃在黑龙的撕扯下,竟然真的凭空产生了一道裂缝,就那么被它扳成了两半!

“不可能!”

上方的易柏块愤怒的吼道,暴怒让他直接抄起了双拳,卷起一道道浓浓的紫黑色真气,朝着那逆天而上的黑龙猛然砸去!

砰!

不得不説,易柏块一身蛮力当真是世间罕有,一拳下去竟直接制止了黑龙的势头,与其展开了一场纯肉搏战。

只是,易柏块的紫黑真气愈浓,那黑龙也愈加凶猛,虽説二式逆天的特性就是遇强则强,但俞子洲的感觉却不止于此。仿佛自己这不明的黑色真气,在先天上就十分克制易柏块的这种功体,或者説,是羌葵的功体……

“不玩了。”

俞子洲一声冷哼,无数道恐怖的剑气从他全身喷涌此次演习指挥高效而出,疯狂的朝着魑吻汇聚而去。

虽然就这样一剑杀了易柏块,太便宜了他,但俞子洲对自己的情况心知肚明,若是再不结束战斗,恐怕自己可就要先走一步了。

惊恐的望着底下那越来越狂暴的剑气,易柏块仿佛已经能够看到,自己在这道剑气下灰飞烟灭的画面。然而,正当那一剑的威力,跟易柏块的恐惧同时到达dǐng端之时,那破天般的剑势,跟那条不屈的黑龙,竟然同时在瞬间之内烟消云散,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哈哈,哈哈哈哈!”易柏块疯狂的大笑。

原来,俞子洲不知为何已经彻底晕厥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连旁边的魑吻都黯淡了下去。

“易柏块,你在这干什么。”

正当易柏块从俞子洲手中夺回魑吻,想要一剑斩断后者的头颅之时,突然从背后传来一句清冷之声。等到他回头看清来人,立刻收起了脸上的狂色,单膝跪了下来。

“天子大人,你怎么会来?”

羌葵着一身金丝黑袍再度现身,但脸色却冰冷的厉害,缓缓走向易柏块的同时,指尖一道细微剑气突然刺出,十分狠辣的朝着后者眉间笔直而去!

易柏块本来就感觉有些不对,因此十分灵敏的闪到了远处,冷声问道:“天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羌葵一击未果也毫不在意,淡淡回道:“没什么意思,我想杀谁就杀谁。”

“是因为魑吻吗?既然如此,我愿意主动放弃,把它献给你,如何?”易柏块xiǎo心问道,不到最后他是绝对不敢跟天子动手的。

不过,羌葵对这种提议却是没有半diǎn兴趣,眼光忍不住瞟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俞子洲,不耐的説道:“不用,你直接死就好。”

“哼,我明白了,你看上了这个xiǎo子对不对!”易柏块看到羌葵如此坚决的杀心,説话也不再客气,“难怪你那么留恋龙城书院,原来是因为你堂堂天子也到了思春的年纪,哈哈……不过,你看上的男人还真是废物,要女人来保护他!我呸!”

听到如此侮辱性的言语,羌葵终于彻底怒了起来,玉臂轻抬,修长五指朝着易柏块虚幻一抓。后者只觉周身一股巨力陡然传来,将自己硬生生的往羌葵的方向牵引而去!易柏块死死抵抗,可那引力却是越来越强,最后直接带着他往羌葵的方向急速飞去!

慌忙之中,易柏块只好借这股引力,将魑吻当做自己最后的底牌。然而,在他临近羌葵之时,魑吻却突然一阵轰鸣,从他手中一下子挣脱了出来!只见此剑倒飞而出,乖巧的来到了羌葵的身前,并将剑尖笔直的对准了急速撞来的易柏块……

“不!”

一声惨叫之后,天衣森殿七主之一的易柏块,终于还是死在了他最想得到的魑吻手上。更可悲的是,魑吻似乎十分喜爱易柏块的血液,短短几瞬便把后者吸成了一具漆黑的干尸。

用完餐后的魑吻终于稍稍回复了一些元气,向着羌葵轻轻靠了靠,一幅十分亲昵的样子。

“好啦。”看到魑吻如此乖巧,羌葵这才露出了一丝微笑,“还不快去救你的主人。”

魑吻像是听懂了羌葵的话,滴溜溜转了一圈,立刻飞向了半死不活的俞子洲。

而羌葵,则静静的望着那人,等到她看到后者轻轻咳嗽一声之后,便又化为了一阵紫烟凭空而去,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菏泽十佳男科医院
小孩厌食症有什么办法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吴孙萍
汉中白癜风医院
前列腺炎
襄樊治疗白癜风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南京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