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5G

战极通天第三千二百二十八章客来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战极通天 第三千二百二十八章:客来

第三千二百二十八章:客来

战之极?听到破凡战圣这个问题太多圣者都不禁凝神屏息,这是何其深远的一个问题,直指甚至在极道之上的世界顶峰!或许就连通天战圣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真实答案,或者此题就不存在答案,但至少以他如今的眼界思考,必然能给出一个令诸圣深思的回答。

“止戈。”于是叶天答道,没有想象中的故弄玄虚与深思熟虑,他就像是回答日常问候般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

就这么简单?第一时间,大多数圣者的反应都是愕然,若能对一个问题不假思索作出回答,往往说明此答本就成竹在胸,而身为最强战圣的叶天对这战之极所答更应铿锵有力,可此时却无法听得其中意志,轻飘飘得犹如一句玩笑话。

但在这个时候,通天战圣还会出言诓骗诸圣不成?

止戈,休战!破凡战圣却是眼睛一亮,有火芒电芒在他眸中跳动不息,转眼间就迸发成整片星辉灿烂,他恭恭敬敬地对叶天做了一揖:“多谢通天战圣指教!”

“止戈?”狮山荡嘀咕,声响之大却是丝毫掩盖不住:“战之极岂不应当君临天下,所向披靡,如魔祖邪心、盖世妖皇?若是止戈,炼此无穷战道有何用?”

“真正的止戈,岂不是无敌?”也有战圣暗语,倘若真正达到止戈,那么在世间无敌手的情况下当然可称无敌!可达成这个目标是过程却能有无数种,凭仁义感化诸族,令敌人也主动放下兵戈,凭战威震慑周天,使列族不敢举兵,又或者倚持无上战力横扫世界,断一切兵戈与持兵戈者,那自然也可止戈!

通天战圣真正的蕴意是哪一种?又或者在此皆外?

一尊尊圣者也是目光闪烁,各有不同见解,而叶天同样在反复思索,如衍宇宙棋盘无数次变化,先前他的回答完全由心而出,尽管未力铿锵,却不少半分决然。

当真会有战之极吗?叶天也不由自问,道有极尽,可他还在极尽之后不断前行,世界有限,却随着时代推进不断繁衍辉煌,一条条路看似有穷又望不到尽头,战就有极尽不成?

难言,便如真与幻,有与无,可知与不知,极限与无穷,这一切凭单纯的思悟揣测是无法得出的,还需亲自走出方可理解!

在如今,叶天的战道早就超越极尽深远,境界之高凌驾于诸圣之上,可掌世间万战,悟圣战之理,乃为战主,他已是诸多战圣道上的战之极高峰,可对他而言自己却依旧未曾登临战极。

战之极为不战,其悖者,实为无极也!

宛若有焰光在叶天眸中耀起,千转为星宙,灿烂不可绝。

“在座诸位莫说战之极,便是战之极道又有几尊?还是莫议这飘渺遥远,专注眼前,为宇宙生灵悟道自强方是。”就在这时一声洪亮声音响起,却是一名浑身上下刀光耀现的宇宙战场生灵大步流星走出:“宇宙战场虽不及诸宙,但在下擎忠圣者亦为如今宇宙战场洪荒战圣无敌者,自认当不弱于人,不知哪位兄台有兴致与我交手一番,也令我见识何谓天外有天?”

“在下落月圣者,籍籍无名之辈,不知擎忠圣者可愿与我交手?”当即有鬼圣走出,看上去无喜无悲,眼中却隐有厉芒爆耀。

“在下只求一战,又何必在意虚名?请!”擎忠圣者露出笑容,一时间浑身上下锋芒爆耀若就一座巍峨锋锐兼具的大道刀山直接朝落月圣者冲撞而出。

落月圣者也是一笑,抬手骤然将一柄寒铁月牙戟锋芒爆耀而迎刀山刺出,两重道芒相接涌现无边波澜,洪荒战圣的交锋分明比先前狮山荡与破凡战圣对决更是激烈!

“有意思,那落月圣者也就罢了,这擎忠圣者自宇宙战场而出却如此强大,只怕不只是宇宙战场当世第一,更是历史巅峰了吧。”一头生有鹰翼的黑麒麟见状不禁笑道,它同样是洪荒圣级,浑身血芒暴涌,似是期待得随时都要冲入战局一般。

“想必阁下便是泣血翼圣,不知小子可有资格讨教一番?”便在这时有鸿谈话可能涉及到工作以外的各种事情蒙界中的年轻圣者走出,目光灼灼地对黑麒麟询道。

“你?”泣血翼圣眼中流露几分轻蔑:“倒是不知天高地厚,十招之内败你!”

那来自鸿蒙界的圣者不禁神色微变:“泣血翼圣,你过分了。”

“废开始词条。词条的方法有:话少说,接招!”泣血翼圣一声怒吼,顿时暴掠而出,二圣碰撞!这来自鸿蒙界的年轻圣者果是不及兽族天骄,于第八招落败!

“乾光圣将,你在神界威名显赫,可敢与我一战?”泣血翼圣望向神圣之列。

“求之不得。”身披明黄披风的神圣大步走出,化作流光与泣血翼圣厮杀一道,转眼可以在增强北京国有企业活力上多下工夫间便涌出惊天动地的战澜,这方是势均力敌的激战!

随即,亦有一尊尊天圣级、鸿蒙圣级之天骄人物出面,不只是战道交锋亦为论道斗法,一名名代表着这千宙最卓绝光辉的年轻圣者或是展现惊人战威,或是呈出辉煌道果,又或言出惊人,甚至令诸圣深思,一时间诸多光华璀璨交错,便宛若将一片荒芜虚空点满星辰,如此时代英气实令期待着宇宙复兴的诸圣欣然。

“如此战道,倒是另辟蹊径,或许不凡。”

“成圣三百宙,炼圣器十八次而成十七次?着实不凡,或许我人族下一件镇族圣器有望交付其身。”

“这小蛇倒是比它长辈还桀骜得多,若可驾驭其心,倒或许为獠牙领主般兽族猛将。”

“宇宙之道?神界之幸也!”

包括众鸿蒙界在内,足有十数尊年轻圣者同时展现自身,其光华如百花齐放,即便以圣者之智观看都不免有些眼花缭乱感,而叶天则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后辈,感觉到心中亦有如此光芒盛放,甚至不禁想要加入他们之中——尽管已屹立巅峰,但他何尝又不是一名绝世天骄,与这大世面前的后辈?

“此次盟会各族表现,比前两次还要更胜一筹,如此英才辈出,确是宇宙复兴之幸。”元明神皇欣然开口,叶天也是微笑着点头,但就在这时,某一种极度异常之感出现了。

那是?圣战结束以来,叶天的心首次震动得如此激烈,甚至就连发现血阎魔帝未死也无法与之相比。

骤然凌厉的目光投向了这通天塔天地的边际,于那混沌中掀起道道涟漪,其他圣者还未有感,千衍兽尊却也同样扭头,目中竟是流露出悸动之色。

接着,一种诡异压抑的氛围就从这两大准宇宙圣者身上无形地弥漫开来,正在对年轻圣者评价称赞的诸圣不由屏息,即便是正战得格外激烈的天骄们也在这一刻感觉到某种比鬼蜮更阴寒的恐怖,那意欲全力爆发的豪壮很得大多数玩家的青睐的哦之气被生生阻断,光耀渐止,一名名圣者皆不可思议地看向那诡异的起源——但岂有起源,天地四方,宇宙洪荒都宛若被这氛围包裹在内!

“你来了。”叶天从位上站起,目光灼然地望向那宇宙边际,比混沌都更深邃神秘的黑暗,此时这尊宇宙生灵最强者身上分明有诸道耀现,凝就一无上法相,不正是那星炎圣宙?

“来了。”一道毫无波澜的声音传来,接着便在诸圣的极度心悸中显化出一道身影,黑衣黑发,浑身都如深渊般至为深邃,当这名英俊妖邪的青年降临,整片天地都陷入了黑暗。

这是一种什么感觉?诸圣难言,却感觉被窒息的恐怖力量扼住咽喉,自无尽涌来的黑暗之潮像是绝尽心中光芒,令他们骇然震颤,企图用自身大道冲破这黑暗深渊,但又如何能做到?这黑暗至为深邃,哪怕是极道巅峰者在如此浩瀚面前也仅能感受到自身的渺小而已。

是他?一名名圣者的心中顿时流露出那可怕念头,惊骇在神、人、鬼、兽各族圣者脸上浮现,虽是各不相同,但他们都已是知晓来者何人了。

这世间最神秘,最深不可测的一尊圣者——黑暗冥尊!

“这就是那一位存在吗?”遗逝鬼君微微失神,他是诸圣中鲜有能勉强抵御这无上压力思考自如的一位,只是他心中泛起的波澜同样也比其他圣者都来得激烈。

“抱歉了诸位,这一次会盟便提前结束吧,相应事宜还请陛下安排。”叶天的目光从诸圣身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了元明神皇身上。

此时元明神皇面色苍白,身上分明有虚无神座虚影若隐若现以抵御这无边压力,他向叶天投来一分询问的目光,却见叶天只是微微摇头,这年轻皇者只得叹息一声,伴随着一道光芒闪耀,元明神皇及所有与会圣者俱消失得无影无踪。

唯有,那同样登临准宇宙境的千衍兽尊除外。

“原来,传说中的黑暗冥尊乃是这般姿态……”千衍兽尊开口,它的声音很轻,就像是被压抑着而不易言语,也像是由心而发的敬畏令它根本无法将氛围打破。

叶天看了一眼千衍兽尊,接着将目光在眼前这道熟悉而又陌生的黑暗之影上重新汇聚:“黑暗冥尊,别来无恙?”

“无恙,通天战圣莫要怪罪我不请自来便可。”那道熟悉的苍白面容上流露出一抹处处透出诡异的微笑:“其实结束盟会,倒是无需。”

“哦?你也打算入盟?那却是大事,需商议一番方可定。”叶天笑了,笑容中透着骄傲,与那绝不服输的倔强!

酒泉治白癜风去哪里
宝宝脾虚吃什么药
新乡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南京物联网